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4章 终章之尘埃落定(1/2)
阴婚绵绵:夫君夜夜来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对了,她和大头前辈那么费神想进入我的身体,到底寝室里藏着啥宝贝啊?”

  话音刚落,我嘴里吐出了不一样的声音,“呵呵,说了你也不知道,他现在已经不觊觎了,他渴望的爱情已经来了,他无怨亦无悔了。”

  特么,她,她还能发声啊,是不是接下来还会操控我的思想和行动力啊。

  “放心,只是一会儿而已,办完了事我会马上走的,我也不稀罕呆在你这幅皮囊里,特么闷得慌!”

  尼玛,还会读心术,还挑三拣四?

  我气得差点没跳起来,但着实拿对方没办法,想了想只得作罢。

  “我想晨欣了,这事儿结束后你想办法寻她,好不好?”

  卓司翰一下停住了脚步,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提到这茬,“你真的,想见到她吗,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
  我也顿住了脚步,跟着激动起来,“想!你是不是有办法,你咋不早说呢。”

  “至阴之夜,审判之日,会让你看到所有想见的人,不管是在天堂还是地狱,抑或是某个缝隙,结界里的人。”

  我愣了愣说能看见我妈吗?她现在往生没有?

  他点点头说能。

  “可以选择两个吗,晨欣和我妈。”

  “能!但是……”

  “不要听但是,你能去掉吗?”

  “哈哈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代价是必须付出的,就看你舍不舍得给。”

  舍不舍得给?这意思就是给得起,有能力给,只是看舍不舍得?

  我连忙点头说给,舍得,只要我能办到都好说。

  “审判结束,凶佛命数完结,需要新的替代者,游走于阴阳两界惩罚罪恶,肮脏的灵魂。”

  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“意思是,我当凶佛?妈啊,这玩意儿也太骇人了吧。”

  “准确说,应该是阴阳使者,你之前不是进入过灵柩山庄引魂吗,所以你具有很好的潜质。”

  “若是我不想见她们,就能摆脱阴阳使者,过不一样的人生吗?”

  “不一定,只是时间提前罢了,你是注定往返于阴阳路的,这是你的宿命,我愿意一路随行。”

  我转了转眼珠子,这意思就是迟早的事儿,现在应承下来还能提条件,看见我妈和晨欣呢。

  于是我点点头说好,我接替凶佛,我要见到她们。

  不知为何,此时卓司翰脸上显现出的那抹笑意让我心颤了颤,似乎藏着意味深长和莫名诡异。

  回到寝室,一股浓浓的倦意袭来,我感觉好累,好累,眼皮子就像被胶水粘住了怎么也睁不开。

  心跳越来越强烈,妈啊,这又是要出啥幺蛾子了,随即心里传来一个声音。

  “安心睡吧,孩子,你累了,我要半点自己的事儿了。”

  最后的意识就是她,她要占用我的身

  体了,我得暂时歇菜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一阵寒意袭来,我打了一个寒颤睁开了眼睛,外面黑漆漆一片,估计是半夜的光景吧。

  眼角余光似乎瞥见了几个黑影,顿时把我的睡意全赶跑了,定睛一看差点没叫出声。

  男的,全是男的,她们的床沿边全都坐着一个男人的身影,只是脸部很模糊,笼罩在一片阴影中。

  唯独,我的床沿没有人。

  刚念及此,床沿边浮现出一个人形,只不过是女的。

  我的头皮顿时竖起来了,全身被巨大的恐怖包围着,我,和她们床上都有人。

  难道,我们都被沦为了替代品吗?

  只是,为什么她们床前是男的,我的是女的呢?

  想了想我轻轻呼唤起顾炫扬和张船的名字,想把她们叫醒,另一个声音从隔壁传来。

  “别叫了,她们已经陷入了昏睡!”

  循声望去,我看见了沈真,这才想起她代替晨欣睡在了晨欣的床位上。

  我几乎带着哭腔地说,她们,她们怎么了,这些床边的人是谁啊,他们要干什么啊。

  话音刚落,四周响起了一片哀嚎声,影影绰绰,直往心底深处钻。

  “我们,我们回来了。”

  我瞪大了眼睛就像被雷击中了,震得里嫩外焦,回来?什么意思?

  难道是?

  我像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凑到床边看向那个身影,居然,居然是杨艳!!!

  支离破碎的画面终于在脑海里连成了一片,是他们,他们回来了。

  回到了曾经的寝室,大头故事终于重演了。

  杨兵,不知身在何方,所以由他的妻子杨艳代替他回来,数年前尘封已久的往事终于被揭开了。

  视线和意识逐渐模糊起来,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推动着我,把我推到了墙角处。

  耳边响起了男孩子的笑声,说话声,空气中弥漫着烟草和袜子交织的臭味。

  还原了,场景还原,人物还原,历史终于重新上演了……

  我半眯着眼睛,就像看3d电影一般,静静看完了他们的故事,从最初的意气风发到最后的自相残杀一个个没入了黑湖里。

  猛地,耳边响起了钟声,有点像是寺庙那种大钟,我精神一振整个儿清醒过来了。

  门猛地被推开,一个男人跌跌撞撞进来了,眼睛瞪得大大的,看上去说不出的骇然。

  “别,别找我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

  我爱你,爱你啊,谁叫你不接受,谁叫你不识好歹啊。”

  他不住往后看着,似乎空气中隐藏着让他心胆俱裂的玩意儿,一个身影猛地飘到他面前,他抬头直勾勾看着接着发出了哀嚎声。

  我定定看着,那个身影居然,居然是沈真!

 &emsp
为您推荐